聚合分类:推理悬疑

鬼雾

作者:遥远

时间:2021-02-18

开都河往北去,就没在一片荒滩里。荒滩里有苇,竖着长的不多,都贴着地皮乱走,没有脊骨的蛇一样。有一片一片竖起长的苇也不高,齐胸且细,叶片上、茎上都长一层灰色的霜样细绒。荒滩里不全是苇,大片大片的洼地里还生满了野荸荠。四十年前,开都河上游发水灾,成千成千的人到滩里来挖野荸荠回去吃,不知有多少人陷在滩里没出来。二百年前博斯腾湖往北走了,再没有回来,落下一片滩涂就是现今的荒滩。荒滩形成的历史不久远,但从荒滩里生出的故事几天几夜也说不完。

梦魇中的棋子

作者:丁军华

时间:2021-02-18

林子在床上翻了个身,右手向左边抱过去,但抱了个空,才明白妻子已经不在了。三个月前的一场车祸,让一个实实在在的肉体,变成墙上的一张带黑框的照片。林子很长时间都不能适应这样的现实,觉得妻子还是活着的。林子有点凄惶,他看了看对面墙上的那面挂钟,凌晨三点一刻了。林子想:还是睡去吧,明天还要上班呢。次日早上,林子吃完早餐到派出所签了个到。前几天五里亭村的村书记给林子打来电话,说村里两户人家为门口道路争吵了好几次了,双方扬言准备叫人来“开打”,让林子有时间去看一下,林子答应他今天过去。

心罪难赎

作者:曲从俊

时间:2021-02-18

我是一个罪犯,逃窜在绿野山林之中,我不知道何时被警察抓到,或许在明天,或许是下一秒。此刻,我刚刚穿过一片树林,来到一条小路上。小路像大山的皱纹,曲曲弯弯的,镶嵌在枯黄的野草之中,让人猜不透它会拐向哪里。夕阳从我脚下扯去最后一线光亮,坠入了山涧,留下一个巨大的背影。当天空完全暗下来,背影消失了。这个世界被黑暗主宰。还好,有灯光,虽然它照到这里已很微弱,不过我可以趁着这微弱的灯光,弯着腰,像蠕动的蚯蚓那样慢慢向前。隆冬时节,风寒料峭,又是晚上,山里就更冷了。

疤痕

作者:佐野洋

时间:2021-01-23

咖啡馆里,女人正低头仔细数着手里的钱。她那修剪得十分精致的手指轻轻地拨动着,把田原浩二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对女人的欲望再一次撩拨了起来。也许,他从白皙、纤细的手指中看到了某种动物性的需要。“是七张没错。辛苦你了!”那女人说道,“不过,说实话,出价还可以再高一点儿的……”她一边将七张一千日元面值的钞票放入手提包,一边抬起头。口红的颜色与黑色的太阳镜搭配入时。

女校长之死

作者:李忠效

时间:2021-02-18

老古沟乡的乡镇企业家贾三株有个习惯。说出来有些不雅:喜欢在厕所里思考问题,很多有关企业发展的好主意都是在厕所里想出来的。经常是他在办公室喝了几杯茶,抽了半包烟,冥思苦想半天也想不通的问题。而上一趟厕所,忽然眼前一亮,答案就出来了!搞不清是不是大小便的排泄过程,或是那哗哗的流水声会对人的大脑产生反射作用,他只知道这几年在厕所里的收获颇丰。于是他得出一个结论“厕所里面出灵感。”因此,他便十分重视他的厕所,修得比办公室还豪华,设备全是从意大利进口的,据说花了十几万元。有见过世面的人说,他那个卫生间,和省城大饭店的总统套房卫生间差不多。

惊吓纹

作者:徐欢来

时间:2021-01-25

我站在钱副省长的别墅门口,目送他那辆黑色的奥迪悄然滑出,通过保安守卫的气象森严的大门,缓缓驶向滨江大道,融入那片火红之中。身后,传来鹦鹉鸟宝宝那阴阳怪气的叫声:“早晨!早晨!”我没有理会宝宝的问候。我的目光落在那片火一样燃烧的凤凰树上,眼前却不断浮现出钱副省长那张阴郁的面孔。这段日子,钱副省长变得脾气古怪,简直就像更年期的妇女,动辄发火,一点着就噼里啪啦的,我和司机古惑光像两条被烤得焦头烂额的热狗。“是自己人,我才屌你们。否则,懒得理睬你们!”心情好的时候,钱副省长这样安慰我们。

首页 尾页